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探訪“兩彈一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9年06月06日

  上海浦東新區上鋼新村街道濟陽三村小區,因居住著82位曾參加過我國“兩彈”會戰的原二二一廠的功臣們,而被當地的居民尊稱為“兩彈村”。令人肅然起敬的是,這些老人發揮余熱與當地街道共同創建了“兩彈一星”精神展覽館,創建至今,不僅參觀人數達8萬多人,而且還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政府命名為“兩彈一星”浦東新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被上海市命名為“國防教育基地”和“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等。

  近日,記者走進位于上海市德州路431弄的“兩彈一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探訪“兩彈村”里的義務講解員們。

  走進“兩彈一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展覽館,只見100多平方米展覽室四周的墻上掛著74張大幅照片,真實地反映了我國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關心核工業建設及我國第一個核武器研制基地的情況。圍繞《光輝歷程》、《激情歲月》、《 金色晚年》三個主題,生動記錄了從1959年到1992年間,80多位熱血青年把自己最寶貴的青春年華獻給祖國核事業的激情歲月,以及“兩彈”功臣們回到上海后,繼續發揮余熱的精神境界。

  這里的每一張照片背后都有一段感人肺腑、鮮為人知的故事。

  在這個展覽館擔任講解員的都是當年親身經歷過“兩彈”研制的二二一功臣們:75歲的原二二一廠供銷處工程師許震貴,87歲的原二二一廠公安局局長陶瑞濱,80歲的原二二一廠技研部高級工程師王鈺德,79歲的原二二一廠質管處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陳棟標,74歲的二二一廠文教局老師周玉英……他們十幾年如一日,通過生動感人且富有激情的講解,把人們重新帶回了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聆聽著他們的講解,人們仿佛看到了當年的熱血青年打起背包奔赴祖國大西北的情景;看到了他們在攝氏零下40度氣溫下忘我工作的場面;看到了二二一基地人吃著粘呼呼的冷饅頭,在海拔3500米的金銀灘高原上參加草原大會戰的情景……

  每一個故事都感人肺腑

  此時,一群上海的中學生們正在展室中聆聽二二一的爺爺奶奶們講述他們當年的故事:“當時,盡管已做好了吃苦的準備,可條件之差還是超出預料。”陶瑞濱老人說,“一到西寧,高原反應就給我們一個下馬威:鼻出血、心發慌、頭暈目眩、呼吸困難、走路氣喘。進入基地,人更是整天昏昏沉沉,躺下睡覺時頭脹痛,身體火燙,像在發高燒。此外,水燒到80度就開了,飯也煮不全熟,蒸出的饅頭粘糊糊的,二三十歲的小伙子只能吃下半個……”陶瑞濱老人接著說:“由于來不及蓋房,許多人住的是半地上半地下的窩棚,毛氈往地上一鋪就成了床。食堂是一間帳篷,春天風沙大,從食堂打飯回宿舍,往往飯上蓋了一層沙。有人粗算過,僅此每人年均要‘吃’三五公斤沙子。為改善伙食,有時會戰人員到河溝里捕魚,魚兒上桌,大伙舉筷‘共誅’之,就連被烤焦的魚骨頭也一起下肚了……”

  回想起當年的情景,王鈺德老人深有感觸地說:“那個時候啊,青稞做的黑饅頭和土豆是我們的主食,大米每人每月只供應3斤,這樣的飲食,我們南方人在很長時間內都不習慣,但是我們挺過來了。”“土豆吃多了很脹氣,因而,許多人常常拉不出大便……”

  陶瑞濱回憶說:當年在夜間組裝原子彈時,我用雙手緊緊抱著原子彈核心部件,由另外兩個人手挽手攙扶著一步步向前走。當時我們都把原子彈部件看作比生命還重……

  每天都要與炸藥、雷管和放射性材料打交道的爆轟試驗高級工程師孫慧回憶起一次起爆經歷,至今仍心有余悸。一次,她與幾位同事做試驗,她負責最后一關——接插雷管。當一切就緒,等待起爆的時候,幾萬伏的高壓(脈沖電壓)加上去,怎么也引爆不了裝置。怎么辦?大家都很緊張,可是再緊張也要去查原因,孫慧毫不猶豫地走上前去。盡管當時已退去高壓,采取了一切安全措施,但試驗裝置還是有隨時起爆的可能,那是要以生命為代價的。當時她心里十分緊張,為穩定情緒,懇求室領導站在安全距離以外陪著她來壯膽。孫慧走出碉堡拔下雷管,仔細檢查一遍,重新接上高壓線,回到碉堡,發出指令:加高壓!起爆!“轟”的一聲,終于起爆了。大家一顆心落了地,可孫慧的心還怦怦跳,回家也不敢告訴愛人。

  但并非每次都是這樣幸運。有一次孫慧和一名男同事正在拆雷管,一個不小心,一節花生米大小的高壓雷管連接的炸藥突然爆炸了,這位男同事的一只手和一只眼睛被當場炸飛。

  許震貴老人講道:記得有一次,由于吊車失靈,充滿核材料的球體突然往下落。在場的同志們奮不顧身地一起沖上去,硬是用手托住球體,避免了一場事故。想起這一幕,至今還心驚肉跳。

  為了自力更生造出“爭氣彈”,許多人不分晝夜地工作。當時在設計室工作的王鈺德說:“那時,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上班,沒有8小時工作制的概念,也沒有星期天。方案想了又想,圖紙審了又審,實驗數據算了又算,決不肯因為自己的一個小小失誤而影響整個事業的成敗。每天晚上整個辦公大樓一片燈火通明,晚上9時,接送上下班的班車來了,無論司機怎樣按喇叭,誰也不愿放下工作,好多次都是領導強行熄了燈,大家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許多零部件的加工和裝配都有放射性,據說會影響女同志生育。但工程技術人員不跟班怎么能測出正確數據,又怎么能證明設計的圖紙是對的呢?”王鈺德說:“那時,也管不了這些了,我堅持天天跟班在一線。后來,當我結婚生下第一個孩子時,同事們都為我由衷地高興。大家把我孩子的滿月照片端端正正地貼在食堂的黑板上,紛紛說他是基地的孩子。”

  “那時有這樣一句話:就是用牙啃、用手摳,也要把原子彈造出來。”許震貴老人回憶著:“工具奇缺,計算尺、繪圖儀都發動各人自己帶去,更別提計算機等設備了。為此,大伙自己動手制作‘土設備’開展科研……”

  “兩彈村”里的不少老人去羅布泊基地參加過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1964年10月16日,激動人心的一天終于到來。“起爆前5分鐘,我們躲在小山坡后緊張得透不過氣來,默默祈禱爆炸成功。”老人們回憶:下午3時半,強光一閃,緊接震耳欲聾的巨響,一個火球從地平線上躍起升上高空,并不斷膨脹,變成拔地而起的蘑菇云。“成功了!成功了!”大家歡呼雀躍,熱淚盈眶……

  展室里的每一張照片,都深深地藏在老人們的記憶里,每當對觀眾們講起那段歲月,他們總是那樣平靜:“把青春留在高原,我們無悔!”

  “兩彈村”里喜事多

  2004年10月15日,在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40周年前夕,上海市浦東新區政府將展覽館命名為“兩彈一星”浦東新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2007年,基地還被評為“浦東新區愛國主義教育十佳基地”之一。如今,這個“兩彈一星”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展覽館,被正式命名為上海市“國防教育基地”和“革命傳統教育基地”,參觀的人數越來越多。原先20多平方米的展室空間太小,上鋼街道再次投資造房擴展面積為100平方米。同時,由“兩彈村”人撰寫的回憶性文章《紅柳——獻給為核工業建設做出貢獻的上鋼人》一書出版后,在社會上引起了較好的反響,不少大中專院校學生、解放軍指戰員和機關、企事業單位的青年被《紅柳》精神感動,慕名來參觀、學習。一些學校、社區、部隊還邀請功臣們到他們單位去上課、作報告。近十幾年來,有近8萬人參觀了“兩彈一星”教育基地,近10萬人聆聽了功臣們的報告。

  “我每到一處去做報告,人們的掌聲都是對我的一種極大鞭策和鼓勵。現在,我們雖然已退休了,但還要發揮余熱,把‘兩彈一星’精神傳授給年輕一代,讓他們更好地為實現中國夢作貢獻。”許震貴老人說。

  而對于自己從事的講解工作,二二一基地的老科技工作者徐國飛老人說:“雖然這里展出的圖片都是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但接到任務后,我還是很認真地進行準備。對著展板,每天一遍一遍地背解說詞。我要發揚‘兩彈’精神,用‘生活因你而美麗’這句話激勵自己,繼續在社區發揮作用……”(楊新英)

【打印】 【關閉窗口】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